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全球经济 > 财经资讯

    www.rmb1188.com,agun5588.com

    时间:2014-11-08 17:05:54  来源:  作者:江玲
     
     
    中国决策层内部召开会议,对明年经济分项预测,而全面降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     
    今年市场发生了两件重大的事,一个是各种理财产品,如余额宝、理财通以及百度百赚等等的兴起,一个是非法集资案的集体爆发,邯郸的非法集资案现在还悬而未决,这不禁让我们诧异市场原来这么“差钱”。
     
    其实让大家感觉货币流通量偏紧有多重原因,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则表示,要在当前经济时点之下解决这一问题,降准、降息都机不可失。
     
    不过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,近日,中国决策层内部召开会议,对明年经济分项预测,并对明年经济增长目标及整体政策基调进行讨论。而全面降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     
    中国当前正处于双重转型期间,从体制上说,即从计划经济体制转向市场经济体制,而在发展方面,是从农业社会向工业化社会转型,以实现使中国成为现代化国家的目标。在这一过程中,农村卷入了市场,扩大了货币流通量,而且呈现出越来越多的趋势。而体制改革还在进行之中,原来的流通环节繁冗不畅,因此货币流通量会出现阻塞。
     
    同时货币流通空转现象严重,货币总量在企业之间的流转并没有落实到制造业当中去,制造业依然得不到资金。这种情况通常是,银行贷款给国有大型企业,国有大型企业通过子公司又转贷给中等企业,中等企业再还给大型企业,形成了空转。
     
    由于民营企业很难从银行正常渠道贷到款项,而且即便贷到,利率也偏高,因此这些拿到贷款的企业,也很难投入到回报率低且周期长的实体经济中区,这使得银行发放的贷款,在实体经济中的流通量不高。
     
    在货币流通量不足的条件下,民营企业害怕资金链断裂从而引起的产业链断裂,因此许多企业都有超正常的现金储备,也导致货币供给变紧。
     
    厉以宁认为现在降准、降息机不可失,他表示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推进依法治国的大好环境下,加快完善证券市场监督机制,大力发展直接融资,减少银行贷款压力是解决该问题最先着手去做的事。
     
    呼吁降息的声音不绝于耳,汇丰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认为,规模以上经济的总资产回报率回落到5%左右,收入增长降到5%以下,9月份利润增长还不到1%。这种情况下,利率仍维持在7%以上,大部分工业企业是无法承受的,所以当务之急是要降低企业融资成本,降息就是比较好的政策选择。
     
    另外,市场对降息的期待很高。今年三季度,理财资金的增量需求以及政策宽松预期的兑现,相继成为债市走牛的驱动力。诺安聚利债券基金的拟任基金经理张乐赛先生表示,当前政策预期宽松, 货币市场利率稳中趋降,信用债仍是获取绝对收益和赚取息差的重要标的,具有较好的配置价值。
     
    同时伴随IPO资金的解冻和月末因素的消退,当前银行间资金面整体趋缓,运行状态平稳。就现阶段而言,央行已经连续三周在公开市场进行了平衡性操作,同时,也在非公开市场加大了常设借贷便利及中期借贷便利的操作力度。似乎在彰显央行平衡操作显维稳意图年内或难降息降准。
     
    海通证券宏观研究部分析师姜超、顾潇啸今日发布一份对明年中国经济政策十大猜想。例如,15年GDP增速目标大概率或下调至7% 、15年CPI目标大概率或下调至3%、 15年M2增速目标或下调至12%等等
     
    而在谈到降息时他们预测15年存款利率或正式下调,启动降息周期,次数或在2次甚至以上。中认为,从央行目标角度考虑,稳定增长、温和通胀、充分就业和金融风险是四大目标。目前经济增速面临下行压力,通缩风险增加,同时就业稳定受挑战,且金融风险上升,四个目标角度均支持央行货币政策转向宽松,降息应只是时间和方式问题。
     
    但降息的事似乎要给大家浇“冷水”,首先有本文开头提到的高层的内部人士透露,降息的可能性渺小。同样很多分析师也表示明年降息可能性不大。
     
    大战略(中国)投资管理中心首席经济学家陆俊龙表示,今年上半年中央政策明显过于宽松,直接导致今年的改革和转型再次放缓。
     
    以定向调控抑或其他行政手段硬去压低利率,扭曲了市场的风险定价,扭曲了资源配置,扭曲了改革和转型。要通过货币政策帮助清除产能过剩的僵尸企业,不能再不顾经济规律一味地让企业被动加杠杆。
     
    同时他还预测明年社会融资规模将继续负增长,大约-10%到-5%。而M2会被控制在12%~12.5%的区间内,无风险利率将会继续上行。
     
    目前央行降息的主要顾虑应是利率市场化,由于贷款利率已经完全放开,因而央行无法干涉商业银行决策,只能间接引导。
     
    全面降息具有两个约束条件。第一个是收益率倒挂的倾向。现在一年期定存维持在3%,七天回购利率已经是3.2% 以上的水平,收益率是倒挂的。从历史上看,央行也会先继续引导货币市场的利率下行,然后才有一步到位的宽松。
     
    第二个约束条件就是央行对于负利率的关注。现在一年定存利率是3%,如果下调50个BP的话,就是2.5%。而今年年末或明年初,通胀可能会超过这一水准,到时候重新进入负利率时代。其次,还要考虑到商业银行的应对,以及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制约,或者说中美货币政策的联动问题。
     
    从更高的层次来看,传统货币政策"被绑架"了。全面降准和降息已被贴上"全面宽松"的标签,与"定向发力"相悖。
     
    同时,这也正与李克强总理在今日的会议上不断强调的简政放权、保证经济质量不谋而合。
     
    另外,华尔街日报曾发表文章认为,中国如想在明年继续保持同样的增长速度,就必须减少对经济的硬干预。
     
    2015年中国经济政策中,降息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。
网站地图 中博娱乐线路检测 中博娱乐线路检测 中博娱乐线路检测 中博娱乐线路检测
菲律宾申博官网 亚洲太阳城网址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申博网址登入
乐博国际娱乐官网直营网 永乐彩票上海快三 彩虹北京PK拾 大富彩票网加拿大28登入
中博娱乐线路检测 中博娱乐线路检测 中博娱乐线路检测 中博娱乐线路检测
中博娱乐线路检测 中博娱乐线路检测 中博娱乐线路检测 中博娱乐线路检测